当前位置:首页 > 武器秀场 >

关于中东局势的问题 |开始了!第一批美军地面武器已撤离叙利亚

发布时间:2019-01-11 12:58:51

开始了!第一批美军地面武器已撤离叙利亚

当地时间10日,美国CNN报道称,第一批美军地面武器已经撤离叙利亚,这标志着美国军方根据特朗普的命令开始撤离驻叙美军。


开始了!第一批美军地面武器已撤离叙利亚


△五角大楼(资料图)

特朗普:以“适当速度”从叙利亚撤军

近期,美军地面武器开始撤离叙利亚,而五角大楼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处于运输安全的考量,美方不会给出具体的部队行动和时间表,但是会定期提供有关从叙利亚撤走武器百分比的进展情况。

自去年12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撤军之后,特朗普政府内部对这一事件的表态不断出现变化。特朗普日前表示,他将以“适当速度”从叙利亚撤出2000名美军,同时继续同极端组织作战。有分析称,在各方压力下,特朗普不得不改变说法,称美军将以“适当速度”撤离。


开始了!第一批美军地面武器已撤离叙利亚


美国国务卿突访伊库区 安抚库尔德人

与此同时,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国务卿蓬佩奥也先后访问中东,以便安抚盟友。

正在中东访问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9日突访伊拉克,并前往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埃尔比勒,与库区领导人进行了会面。当谈到美国从叙利亚撤军的问题时,蓬佩奥再次表示,从叙利亚撤军后,将确保库尔德盟友得到保护。


开始了!第一批美军地面武器已撤离叙利亚


美国国务卿 蓬佩奥:库尔德武装曾经与我们并肩战斗,我们要尽一切力量,保证这些伙伴得到安全保障。


撤军计划一变再变 美军无所适从

从特朗普宣布准备从叙利亚撤军,直到现在,有大约20天的时间。在这短短的20天内,何时撤军的“口风”屡次变化,就连美军士兵们也搞不清楚,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踏上归途。


开始了!第一批美军地面武器已撤离叙利亚


  • 2018年12月19日

美国总统 特朗普: 他们准备好撤军了,你们很快就可以见到他们。

当时,美国政府下令,要求美军从叙利亚的撤军行动在30天内完成。

  • 2018年12月31日


美国《纽约时报》报道说,白宫打算在四个月内从叙利亚撤出。而过了两天,美国政府再次改口,对撤军不设时间表。


开始了!第一批美军地面武器已撤离叙利亚


  • 2019年1月2日

美国总统 特朗普:我们正在慢慢把美军撤回来,我们正在将他们撤回来。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在访问以色列时,还为撤军设置了前提条件。

开始了!第一批美军地面武器已撤离叙利亚


  • 2019年1月6日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博尔顿:我们将讨论(特朗普)总统准备从叙利亚撤军的决定。但必须要有几个条件,保证极端组织被打败,无法死灰复燃重新成为威胁,以色列以及其他盟友的安全得到绝对保证,以及照顾好那些与我们并肩作战、打击极端组织以及其他恐怖组织的伙伴们。

去年年底,美国政府突然宣布从叙利亚撤军,遭到美国国内的广泛质疑,其中东盟友更是无法淡定。在沙特、以色列等国看来,美国政府的撤军决定是“冲动的突发奇想”。在叙利亚与美国并肩作战的欧洲盟友,担心美国撤军会让地区恐怖主义势力重新坐大,威胁欧洲安全,使欧洲“更加脆弱”。

在各方压力下,美国政府不得不改变说法,从一个月到四个月,再到没有时间表,甚至还附加了不少条件,连CNN也感叹说,从叙利亚撤军的计划又变了。

宣布撤军试图彰显胜利 却暴露弱点

从叙利亚撤军,特朗普的目的是什么呢?


开始了!第一批美军地面武器已撤离叙利亚


就像上面这张漫画画的,特朗普表示打击极端组织的“任务已经完成”,所以美军将从叙利亚撤走。漫画中,特朗普说,这样做“可以暂时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他们是谁呢?俄罗斯《观点报》评论说,特朗普宣布从叙撤军,是想转移民众对国内矛盾的注意力,显示出自己军事上的“胜利”,同时兑现竞选时的承诺。“他们”是指美国民众。然而,特朗普政府在撤军的时间问题上朝令夕改、举棋不定,不但没有成功转移民众的注意力,反而自乱阵脚,引起各方不满。


关于中东局势的问题

中东地区动荡的主要成因 一、宗教冲突引爆地区局势 中东地区是世界三大宗教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发源地,虽然三教出自同门,但彼此间的争执、冲突一直延续千余年.宗教间的不包容和极强的排他性,使中东地区自古就被打上了动荡的烙印. 首先,巴以问题不解决,中东难有宁日.巴以问题一直是中东地区稳定所面临的首要问题.以色列凭借美国的支持,在本地区始终占据优势,其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这也促使中东地区的民族矛盾不断升级. 其次,伊斯兰教派之争使中东动荡局势加剧.中东地区除以色列外,其他国家大多以伊斯兰教为本国的第一大宗教,伊斯兰教又分成逊尼和什叶两大教派,这两大教派间的纷争、冲突千余年来未曾中断,至今仍在继续.叙利亚内战难以平息、伊拉克局势不断加剧,均源于什叶派执政的当局与反政府的逊尼派武装之间的冲突;什叶派的伊朗与逊尼派执政的沙特、巴林之间的龃龉难以消除;甚至沙特和巴林内部也存在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的矛盾,不能排除两国政坛出现动荡的可能性. 此外,伊斯兰教势力与世俗势力间的难以调和也使得一些阿拉伯国家陷入动荡.埃及穆兄会通过选举掌权,随后被世俗军方势力赶下政坛,颇令埃及伤筋动骨,也加剧了本地区的紧张局势. 二、域外势力不断插手 中东地区战略位置极其重要并且油气资源十分丰富,一直为世界大国所重视并力图将其控制.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就在中东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个战线.苏联崩溃后,一家独大的美国改变了其依靠代理人以色列制衡阿拉伯国家的常规,亲自出马向宗教色彩极为浓烈的中东地区国家强行输出西方民主模式.美国在十几年间,两次挥兵攻打伊拉克,一次兵犯阿富汗,至于美国帮助反对派颠覆地区国家的实例更是比比皆是. 阿拉伯媒体曾披露,欧盟一直觊觎中东丰富的油气资源,也不断染指中东.据披露,欧盟曾有意大量购进卡塔尔天然气以使自身的油气供应呈多元化,摆脱过渡依靠俄罗斯天然气的被动局面.欧盟与卡塔尔甚至试图铺设一条由卡塔尔途径叙利亚再经土耳其最终将天然气送至欧洲的管道.但叙利亚出于维护与俄罗斯传统友好关系的战略考虑予以拒绝,由此激怒了卡塔尔和欧盟.因此欧盟和卡塔尔不遗余力地支持叙反政府武装推翻叙利亚现政府,除了价值观上的差异,其与阿萨德政权在现实利益上的分歧也是重要因素. 三、阿拉伯国家内部相互猜忌,难以包容对方 阿拉伯民族号称是一个大家庭,并且还成立了一个协调各国立场的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但成员国间的相互指责、谩骂甚至冲突并没有因此减少.埃及指责卡塔尔支持穆兄会,伊拉克和叙利亚则批评沙特、卡塔尔等海湾国家资助反对派武装,沙特、阿联酋、巴林因为对卡塔尔的不满愤然召回大使,等等.在颐指气使的以色列和动辄颠覆阿拉伯国家政权的美国面前,阿拉伯国家全无“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理智和大局观,只是醉心于内部争斗,使中东丧失了稳定的基础. 影响目前中东局势的地区国家因素 中东局势目前看似眼花缭乱,复杂难测,实则有迹可循.埃及、沙特、以色列、伊朗四个地区强国,无论内政还是外交均对本地区产生较大影响,是影响地区的主要大国;叙利亚、伊拉克虽曾有过地区强国的辉煌,但当下内乱严重,当局自身难保,尚无力他顾,只是本国的战乱极有可能殃及邻国以及其他国家,但这也只是当事国非本意的战火外溢;外部势力尤其是美国插手中东,使中东局势更趋紧张;其他域内国家由于国小力微,对整个地区局势影响不大.而当下,也门危机是中东地区所面对的主要问题,如处理不当,甚至会导致整个地区的剧烈动荡. 一、也门因素 也门前总统萨利赫于2011年11月23日在沙特首都利雅得签署权力移交协议后,并未将实权真正交到副总统哈迪手中.在萨利赫时期,政府军和胡塞武装是“官匪”关系,政府军多次对胡塞武装进行围剿,甚至还击毙了胡塞现任领导人阿卜杜勒?马利克?胡塞的父亲和兄长.但下台后的萨利赫试图东山再起,重掌权柄,便与背后有伊朗支持的胡塞组织暗通款曲,利诱胡塞武装大举攻击哈迪政府,致使包括也门首都在内的大部地区被胡塞占领.其实胡塞部落总人口不足百万,仅占也门人口的5%左右.属于什叶派的萨利赫与胡塞为了共同利益走到一起,取得了极大成功,距呼之欲出重新掌权几近半步之遥,如任其发展下去,也门则很可能为伊朗所掌控,如此以来沙特将面对的局面是:北部是亲伊朗的叙利亚、伊拉克什叶派政权,南面则是亲伊朗的也门,而东面就是伊朗,逊尼派执政的沙特实际上将处于伊朗势力的三面包围之中,这是沙特万万不愿意看到的.于是,沙特不顾国际法,也不经过联合国授权,突然空袭胡塞武装和支持萨利赫的军队.现在的也门问题实际上已经不由也门人决定了,最终还要看伊朗、沙特的角力或讨价还价的结果. 以沙特为首的联军对也门的轰炸,客观上还为基地组织的壮大提供了难得的肥沃土壤.4月4日,驻守在也门东部省会城市木卡拉的亲萨利赫军队在未受到空袭的情况下,突然撤出木卡拉,基地组织武装旋即占领该城,并从监狱里释...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