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器秀场 >

我国海军有多少战略核潜艇? |中国海军潜艇兵的生活故事——女兵上潜艇慰问(二)

发布时间:2019-01-10 20:13:29

中国海军潜艇兵的生活故事——女兵上潜艇慰问(二)

军旅警营

关注军旅警营公众号,

阅读更多军旅美文

健康快乐

上艇的头一天,我的顶头上司航海长带着在拥挤的艇内转了个遍,被那些仪器设备弄的眼花缭乱不说,头上碰了好几个包,胳膊、腿更是青一块紫一块。航海长笑着说:没事,一个月就习惯了。一个月??太长了吧,我不信。不信还真不行,艇内7个舱,哪个战位不走上二十遍就少不了磕碰,但平时训练只能在自己的战位,不允许随便走动的,所以即使是老兵也没人不被磕碰的。


中国海军潜艇兵的生活故事——女兵上潜艇慰问(二)


要出海了,先把鱼雷装上。前面六个发射管,六个鱼雷架,后面两个发射管,全装满的话可以装14枚鱼雷,这是常规潜艇的主要武器。


中国海军潜艇兵的生活故事——女兵上潜艇慰问(二)


出发了,蛟龙入海,豪情满怀啊,可也是苦水满肚。

水下还平稳些,我最怕海上航行,那是最苦的。尤其行至公海,无风三尺浪,潜艇摇晃超过30度角,人在里面就象荡秋千,艇内所有物品都必须固定住,否则天翻地覆啊。在这种情况下,没几个不晕船的,我尤其晕的厉害,胆水吐净了不算什么,胃差点没吐出来。很多年后,有知道我当过海军的,常会问我:你一定不晕船吧,我嘴上笑笑,心里说:靠,没把我“晕”死。

记得有次远航,十多天我只吃了几块压缩饼干,喝了三杯稀饭。出海的前几天光吐不吃,直道把胃里的东西吐净了,苦水吐没了,人也吐软了,指挥官才下令水下航行(其实是出了领海,进入公海或敏感地区了)。得点安宁后,政委逐个舱室动员大家吃东西,有经验的老兵即使吃不下,也硬往嘴里塞,虽然知道一会还得吐出来。我是连看的份都没有,已经晕的看见食物就呕。人软软的倚在战位上,战友把稀饭堵到嘴边,闭上眼勉强吸一口,整个人有一种要死的感觉。

这种喘息的机会也是有限的。突然会有战斗警报响起,“声纳报告,发现水面舰艇”,说也奇怪,警报一响,大家立马各就各位,我整个人也象被电击似的,“啪、啪”打开仪器开关,进入战斗状态,并高声报告:1战7就位、水深45米、水深30米…… 紧张过后,口令仍不断,虽然头晕、腿软,但还有一种使命感支撑着身体在操纵台上爬来爬去……那时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没有一个人退缩,对于我们——这就是战场,退缩就意味着当逃兵。

即使这样的情形,我还有一个份外工作,就是主办潜艇《每日战报》。在水下休息的间隙,怀着热情,带着疲惫去征稿、采访、编稿,夜晚跟字写的好的战友一起刻版、油印,常常忙到深夜。累归累,但那时总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我在前篇《人生几多停驻》中这样写道:源源不断的动力来自于政委的笑脸和战友们的称赞声,现在想想,曾经的奋斗、曾经的追求是那么值得怀恋。艰苦的历练也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记,我的胃病就是在那时成疾的,直到现在。


中国海军潜艇兵的生活故事——女兵上潜艇慰问(二)


这是艇长在水下用潜望镜观察海面、


中国海军潜艇兵的生活故事——女兵上潜艇慰问(二)


潜望镜中的视野。

这个潜望镜就是归我负责的,我的岗位是航电班长,战位是1战7。1是指指挥舱,战是战斗岗位的简称,7是第7个战位;归我负责的还有航向仪(电罗经)、测深仪、计程仪.摄影设备等。看到这张照片会想起很多,会一下子回到那战斗的场景……

----“报告水深!”

“水深20,报告完毕”

----“升起潜望镜!”

“1战7明白!

-----潜望镜升起!”

----“航向210度,速度8节,保持水深……”

这些情景太难忘了,今天想起来还热血澎湃。 记得退役多年以后曾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又参了一次军,还是那支部队,在码头上跟分配人员的首长争起来,我执意要上核动力潜艇。

正争论着,突然看见我的老艇长走过来了,吓得我赶快躲一边,我是怕他揭我重新服役的底。正愣神的时候,猛然有人啪了我一下肩膀,是老艇长!心想完了,当不成潜艇兵了,没想到,老艇长象在寻找我似的,一点没惊讶的感觉,到是很随便地说:1战7,我们的艇在那边…… 那段饱含着汗水和泪水的记忆已深深刻在最美好的青春岁月里,成为以后平淡生活中的点点浪花。


中国海军潜艇兵的生活故事——女兵上潜艇慰问(二)


这张是新型潜艇中的照片,设备先进多了,环境好了不知几百倍。我为中国海军的发展感到由衷的高兴,万里海疆靠他们了,希望他们能记得在那万里疆域曾有我们的足迹和我们留下的青春。


中国海军潜艇兵的生活故事——女兵上潜艇慰问(二)


潜艇舱室


中国海军潜艇兵的生活故事——女兵上潜艇慰问(二)


这张照片也是现在潜艇中的。看看他们多幸福,还有美女登艇合影,我们那时可没这么幸运。 我要说,我们曾经有近半年连个女人的影子都没看见,你信吗,事实就是如此。由于潜艇的特殊环境,没有女兵的岗位,尽管军事心理学家都认为,给战斗部队合理配备女兵能增强士兵战斗力(我们通常说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就是这个道理)。但是不行,连国外的潜艇都没有,艰苦的环境和特殊的要求决定了这些。这对在潜艇工作的官兵确实亏了些,我说的是精神和心理上的。

其实说亏并不过分,应该说是折磨。长期紧张、单调的海上生活,确实令人难以承受,没有音乐、没有交谈(水下行走和说话都是受限制的)、没有异色,有的只是一道道命令,和舱内设备枯燥的运转声。我记得只要有爱人和女朋友的战友,在他们的兜里都装着照片,航行间隙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看她们的照片,我们这些小光棍只能跟几个大度的战友分享分享,这就是最大的娱乐。 看着上面这张照片,有点嫉妒,不能不说我们那次远航和远航后的“床单”事件。

启程前,我们谁也不知道要远航,只是对我们这艘潜艇进行了一个多月的全封闭训练,全封闭的内容是:人员不得离开岗位;在码头也不能回营房睡觉,包括有家属的也不能回宿舍,吃住全在艇上,不能跟外面通信,不准见外面任何人。很突然的一个晚上,我们全体人员被军车拉到一个豪华的军队招待所休息,在大家享受完美餐和软软的席梦思床后,早上政委安排我们每个人都写下遗书,有经验的老兵私下偷偷说:要出发了。

果然,我们回到艇上后,码头上停了几辆高级轿车,然后我们列队。只听我们的支队长向乘车来的人报告:司令员,一切就绪!接着司令员、支队长与我们一一握手,后来我们才知道那是舰队司令员。送行活动在肃静和庄重中很快结束,我们各就各位,大家都感到了这次远航的非比寻常。 在海上我们游荡了一个多月,除中间补给船供补给时爬到舰桥上透透气外,其他时间都在舱内。大家都只知道我们离祖国很远很远了,谁也说不出具体位置,我也只能在航海长的海图上看出一小点。而此时我们把世界搅的天翻地覆我们还不知道。那是返航后,支队参谋长告诉我们的:美国第7舰队派出一个航母编队、日本自卫队派出一个驱逐舰编队对我们拦截,但都被我们突破了,世界各大报纸纷纷报道中国潜艇…… 这次让世界都震惊的远航,成为我一生中的荣幸。

返航了,我们欢呼雀跃的奔向我们的国土,在上岸的一刹那,很多人捧起泥土亲吻着,贴在脸上、贴在胸口。什么是祖国?我想此时他们理解的最深刻。 回家了!我们回来了!岸上迎接我们的人站的满满的,前面是海军司令员和舰队司令员和支队首长,后面是带着小孩的家属们,小孩们的欢悦与家属们脸上的泪花形成鲜明的对比。我想她们所有的牵挂和期待在此刻都消融了.这是新型潜艇。英姿威猛,漂亮吧。 经过几天休整后,海军政治部为我们安排了一个专场演出,那场面一点不亚于迎接神六飞船的英雄。在偌大的剧场,我们50多人坐在最前面、最中央。苏小明的一曲《军港之夜》唤得全场掌声雷动,唤得我们50多人泪流满面。 散场后,大家在剧场外排好队列,值班长刚喊:向右转,齐步……就听:报告,我们想看苏小明,队列中有人喊。没想到他的话音刚落,“对!”一声齐呼竟来自全体队员,值班长无奈地看看政委,政委微微一笑算是同意了,大家一下鼓起掌来,算是对政委的回报。

明星和美女的魅力就是大啊。 当苏小明跟一帮演员走出剧场后,一下便看到我们这支队伍,径直走过来。这可是一大群明星和美女啊,当她们来到跟前时,先前欢呼雀跃的战友们奇怪的一下没了声音,我感觉到大家的呼吸都加快了,好多人脸上还露出害羞的样子,但眼光都是亮亮的,这种亮亮的眼光跟看演出的时候是一样的。总不能无声地对待人家明星和美女吧,政委及时地带头鼓掌,打破尴尬局面。

要是在现在,想必肯定会有人冲上去吻苏小明的。本图片是为4819工厂女维修工而加 在看完演出的第二天发生了"床单"事件,这在当时是很丢人的,现在说来,一个我觉的那是真实的生活,再是我觉得真的没什么,人吗,都是凡人,怎么能没七情六欲,不会因此影响人民军队的形象吧。 事情是这样的,看完演出的第二天早上,有两名战友把床单洗了。本来没什么,也是可以理解的,谁知有个眼尖嘴快的老兵,到处嚷嚷:"跑马了,跑马了",生怕别人不明白还幸灾乐祸的解释:那两人床单上画地图了。那时大家都很爱面子,被人知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