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器秀场 >

中东北非局势论文 |因为这种导弹,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俄军今年要为每个集团军都配齐

发布时间:2019-01-10 11:06:58

因为这种导弹,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俄军今年要为每个集团军都配齐

根据冷战期间签署的美苏《中导条约》,当时美苏两军装备的陆基中程导弹都被监督销毁,冷战结束后,继承苏联衣钵的俄罗斯继续遵守《中导条约》。目前俄军唯一装备的近程弹道导弹就是“伊斯坎德尔”系列,根据公开统计,这种导弹在俄军中目前已装备了约15个旅。

因为这种导弹,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俄军今年要为每个集团军都配齐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伊斯坎德尔”弹道导弹为单级、固体燃料、全程制导导弹,起飞重量3.8吨,有效载荷380公斤,可以换装战术核弹头,车载机动发射,具备末端机动能力,俄军称之为是有效对付北约反导系统的利器,这种导弹几乎出现在所有敏感地区:加里宁格勒、克里米亚、叙利亚、俄罗斯东西边境地区等。其出口型“伊斯坎德尔”-E最大射程280公里,自用型“伊斯坎德尔”-M最大射程480公里,刚好在《中导条约》规定的500公里以下,不过,必要的时候,其可以经过改装后增加射程到600公里以上。

因为这种导弹,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俄军今年要为每个集团军都配齐

正是因为“伊斯坎德尔”-M的射程可以突破《中导条约》限制,加之部署在加里宁格勒的这种导弹,能够将柏林和华沙等欧洲大城市纳入射程范围内,美国政府才以此为借口退出《中导条约》,拉开冷战后新一轮军备竞赛,虽然部署在加里宁格勒的“伊斯坎德尔”-M能威胁大半个欧洲,不过,其后美军部署在欧洲盟国的陆基中程导弹,不管是弹道导弹还是巡航导弹,都能够威胁到俄罗斯西部精华地区。

因为这种导弹,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俄军今年要为每个集团军都配齐

在一方面通过各种手段,包括联合国来挽留美国遵守《中导条约》的同时(很不幸,俄罗斯提议被否决),另一方面,俄罗斯也在用自己的一贯手法反制,塔斯社1月2日报道,2019年俄军将继续装备“伊斯坎德尔”-M弹道导弹,为每个集团军配备一个,增强其纵深精确打击能力,根据在叙利亚的作战经验,俄军还将为每个集团军增加一个特种营,专门负责引导“伊斯坎德尔”-M和空袭。

因为这种导弹,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俄军今年要为每个集团军都配齐

冷战中,苏军装备的战术弹道导弹中,有4%配备化学弹头,而战时战术核武器的使用权将下发到师级,俄军虽然很可能不会这样做,但俄军集团军所属的弹道导弹旅,是否也会装备化学弹头和核弹头?毕竟,俄罗斯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战术核弹头。不过,“伊斯坎德尔”-M是否能突破北约反导系统的拦截,还不好说,北约的反导能力,包括战术反导能力,都在不断增强,俄军的S-400防空系统也据称拥有不俗反导能力,有能力在50公里的距离上拦截中程弹道导弹。


中东北非局势论文

突尼斯、埃及政府相继垮台,利比亚、也门接近了内战的边缘,巴林、约旦、阿尔及利亚、沙特、伊朗等国也出现了程度不同的社会震荡,中东北非地区似乎进入了三十多年来罕见的政治动荡期.政治动荡来源于社会矛盾、经济停滞和政治不满,人们希望通过政治变革改善生活环境.然而,政治动荡并非总是带来新的幸福生活,一些国家或地区反而因此进入了政治动荡的恶性循环,人民生活每况愈下,地区局势动荡不安. 经济困境不会因政治动荡而消失,反而会因此而加剧.相反,经济结构转型或经济质量提升需要稳定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中东北非国家因为长期受外国干预,经济结构单一,严重依赖国际市场,在全球化分工中处于边缘位置.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英法两国为了获取石油利益,强行划分了中东北非地区的国界线,埋下了日后长期存在的国与国之间、教派与教派之间的纷争,确立了以资源、劳动力出口为主的殖民地经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苏对抗主导了中东北非地区的政治、经济格局,埃及等一些国家又形成了依赖外国援助的“乞讨经济”.冷战结束后,美国在中东北非地区一家独大,埃及、沙特、巴林、约旦等国对美国过渡依赖,利用美国提供的支持对抗经济改革的要求.因此,中东北非地区苦难的政治史使其畸形的经济结构长时期延续下来.2007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中东北非地区作为全球经济链条中最薄弱的环节,最先断裂了,并由经济上的困难引发了政治动荡.但是,正如美国“对外关系协会”主席哈斯所言,埃及的革命成功了,但是革命之前所有问题依然存在,没有一个得到解决.经济结构转型需要一个高效的政府,但是埃及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不会产生这样一个政府;经济结构转型需要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显然埃及何时能拥有社会稳定是一个很大的问号. 政治动荡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使一些国家的国内政治斗争激化,政府职能弱化,不能为经济发展、社会稳定提供基本保障.突尼斯、埃及政变后,新政府迟迟未能建立,街头政治还在延续,政治势力正在重新分化组合,短期内很难形成一个稳定、可靠的政府.以埃及为例,“穆斯林兄弟会”是一个带有深厚伊斯兰色彩的政党,代表要求参与国家政治事务的宗教势力,目前临时掌握国家权力的军方是国家权力中的实力派,还有目前正分化组合的数十个世俗政党.这三派力量均在埃及政治中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任何一派都不可能被排除在政府之外,三股力量的实力基础、权力来源、执政理念和行为模式大不一样.当下,埃及正在军方的主导下制定新宪法,但是任何一部新宪法都必须满足这三股力量的需求.历史上,这三股力量从来没有密切合作过,未来要形成一个稳定的合作框架决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利比亚、也门的政局更是令人担忧,因为部族势力的存在,长期陷入内政的可能性不可排除,人民将因此而被抛入绝望的深渊.美国的中东问题观察家因此而断言,中东政治动荡仅仅开了个头. 中东地区历史上就是全球的一个火药桶,战火不断,各国人民饱受战争之苦.仅仅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中东地区就经历了三次阿以战争、两次伊拉克战争和一次长达八年的两伊战争,可谓是战火连绵不断,人民渴望和平的心情极为迫切.近期的政治动荡可能加剧地区局势恶化,让和平可望而不可及.阿以冲突和伊朗问题是中东地区的两大历史性难题,直接关系到中东北非地区的和平与稳定.阿以冲突涉及到中东地区的所有国家,是中东稳定最大的挑战.过去三十多年,阿以之间能够避免大规模的军事冲突,关于在于埃及、沙特等国家与以色列之间签署和平协议,达成了一定的妥协.但是,中东政府同以色列妥协了,中东的人民并不认可,政府和人民之间在以色列问题上有相当大的认识落差.可以想象,在政治动荡过程中,中东北非国家的民族情绪会上升,阿以之间的矛盾会突显,阿以和谈将被无限期推迟.与此同时,伊朗的生存环境却获得改善.2003年第二次伊拉克战争后,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地位已经上升.这次动荡中,沙特、巴林等国家的什叶派纷纷走上街头,争取政治地位.一方面,以伊朗为基地的什叶派力量可能加强.另一方面,阿拉伯国家可能拉开同以色列的距离,缓和同伊朗的关系. 外国对中东北非地区的干涉可能加剧,中东人民独立自主的梦想破碎.外国干涉是中东地区经济畸形、政治动荡和战火纷飞的重要原因之一,因而排除外国干涉也是阿拉伯复兴的前提之一.但是,长期政治动荡却可能引来更严重的外国干预.目前,利比亚处于内战的边缘,要求国际社会军事干预的呼声很高.日前,阿盟已经同意国际社会设立禁飞区,限制卡扎菲政府的军事行动自由.若禁飞区提议最后得以落实,美欧再次继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后对中东地区实施军事干涉.美国干涉和中东地区稳定之间似乎形成了一个难解悖论,美国为了获取稳定的石油供给,不断地干预中东政治以维持地区稳定,但是美国的干预却直接导致了地区局势动荡.因为美国对中东事务的长期干预,中东的伊斯兰极端势力才把美国作为首要攻击目标.“9 11”事件后,美国为了打击恐怖主义,再度...


相关